20070701_精疲力盡

這個標題有點聳動 !
但我真的沒有喇叭嘴~

這一周簡直是地獄的一週,我在 MFC 與 Linux 之間垂死掙扎。
可怕的 Token Ring ,死活就是沒辦法架在新的 Linux 上。
連洨綿羊都沒辦法拯救我們,星期四開了巨頭會議。
感覺 Perk 跟小香公主是我們唯一的希望,可是人不能沒有志氣!
所以明天我還是要跟他搏鬥!

這週五計畫也要 Demo 給老師跟學姊看。
學姊上週三說要把家長端也做好,然後我就拼了命的趕,因為我的部分家長端跟志工端差太多了。好像到星期三前因為沒有拿到手機的關係,所以我很悠哉。
可是當程式 load 到手機上以後,發現一切果真是我想的太美好~
又開始拼命的除蟲……
誰可以發明程式的殺蟲劑,我想他可以得到諾貝爾獎。
星期五我吃完了謝師宴,看完了變形金剛,我還趕回太遙做到凌晨六點多。
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熬夜趕東西了,好可怕的感覺~
上一次感覺是跟張耀聰一起趕微算機期末專題了吧。

雖然這週被可怕的期末考跟計畫跟 Project 包圍,可是也是有那麼一點輕鬆時光。
星期五晚上是謝師宴,當時我自告奮勇的跟畢代大人聰哥說我可以寄信給老師,邀請他們參加。
然後從三個星期前我就密切注意各個教授的回信,發現這種信要寫的很官腔,很怕遇到容易覺得被冒犯的教授。
然後星期三寄地圖的時候,還寄到錯的地圖,真是鳥到爆。
看來啞唬奇摩的地圖不能太相信!
到了晚上,我騎著晡晡載著明惠到了儷宴。我們兩個跟聰哥就在門口當接待大使,第一個來的是張寶基,我還跟他道歉了一下地圖的事情,因為是他發現錯了。
然後老師就陸續到了,芳哥很低調,閃進門口的時候要不是蕭靜騰他們眼尖,我想我們都沒發現。
本來聽大家說謝師宴老師都坐一起,但是我跟聰哥都覺得這樣很怪。
然後就把老師打散了,剛好一桌一個左右。
一開始很怕尷尬,但是還好,畢竟我覺得系上的教授都還蠻平易近人的。
而且又是很多人也許是最後一次見到這些老師了,於是都放的很開。
芳哥很流行,有在看超級星光大道,然後聰哥說對於笑點都會很捧場的笑。
BurGey聽說一直很想來我們這桌,最後他達到目的了!
林銀議很健談,後來還跟YWChen相認,他們竟然是高中隔壁班同學。
聽說陳逸民那桌很風趣,講了很多很好笑的事情,看著他開休旅車,也有一種有趣的感覺~
許獻聰還是那個樣子,在謝師宴仍然滔滔不絕,很像背後會散發出光芒。
老闆一質問計畫的事情,害我差點吃不下去。
賀加律也很妙,他帶了DV來,但是忘了帶記憶卡。
不知道什麼時候,才能跟大家這樣一起吃飯了,或許這次謝師宴,是跟很多人的最後一次見面了。
可是我們就這樣不知不覺的,讓他悄悄流過。
謝師宴的高潮就在結束,大家大合照完以後,我問聰哥說是不是要一起謝謝老師。
於是我們排成兩列,讓老師像走星光大道一樣接受我們的歡呼,我們也很熱情的跟他們握手。
真的很 high ,無論怎樣,他們教了我們很多,無論是在哪一方面。

然後我跟明惠老鄧阿良又一起看了變形金剛。
回來趕計畫~
徹夜不眠以後,是搬家,搬到我精疲力盡快發瘋。

不過本週最折磨我的是另外一個東西----->針眼!
我決定為他開闢特別文章。
會附上驚人的恐怖真相~
累了,針眼也該休息了!

加油,明天還要跟 Token Ring 跟被遺忘的 Linux Final Project搏鬥。

廣告

4 thoughts on “20070701_精疲力盡

  1. 不知道FRENZY(那台收錄音機)
    會不會對你比較有幫助耶
    你們的謝師宴感覺起來很熱鬧耶
    真不錯
    你們不能繼續住在學校了嗎?
    真是奇怪
    針眼~這我就無能為力了
    大多都是過一陣子等他好
    要不就去看醫生吧
    應該是要看眼科吧(抖抖抖)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